Lizzy

Lizzy

【圣淑】《今早有个人在绝情谷里晃悠》

转过来,每天看三百回。躺平。

荆棘鸟TZ:

送给群里可爱的淑女小姐姐~
本身就很喜欢淑女这个角色,小姐姐也十分可爱,于是动笔写了篇圣淑满足她的愿望啦~
-
-
-
这天早上淑女就看见有个陌生人在绝情谷里晃悠:颀长的身形往道上一站,刹那间日月失色;走起路来步履生风,每一步仿佛都踏着黑色的地狱冥火;身上的服饰奇异不似中原人,红色的衣摆上下翻飞;嘴角咬着一抹邪魅狂狷屌炸天的微笑,细碎的发丝随风轻扬起起落落。
虽然很奇怪平白无故怎会有人闯入谷内,但每当她想追出去盘问时,那人已经大步流星的从路的这头走到另一头了。
是的,“每当”。
因为她已经在这条路上看见他四次了啊!
难道这人迷路了?她想着要不要上前提醒,但看他步履平稳身姿矫健显然武功极高,贸然上前若是歹人可如何是好,便只好作罢。
这天中午她在另一条道上又瞅见了这人,嘴角依旧咬着一抹邪魅狂狷屌炸天的微笑,只是红色的下摆略有破损,似乎经历过一场战斗。
近日谷中突现许多魍魉,他莫非是遇敌了?
淑女继续看着他从眼前这条道上走过去一次又一次,无奈的叉腰摇头。陷入阵法又遇敌人,不知这位外派高手能否找到出路啊。
这天傍晚她在另一条道上又双叒叕看到了这个人,这回他的衣服下摆破得更厉害了,不仅如此,身上还多出了许多纵横交错的伤口,步伐也不再轻快,走过的地面上血迹点点如梅花散落,嘴角的笑意变得更像是一种抽搐。
淑女跟在他后方不远处数着数:一,二,三,四,五……
数到第五步时,前方的人应声顿足,随后干净利落的一头栽倒在地。
“妈耶。”淑女这才弓着身从藏身地出来,站到那人身侧单手叉腰,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
于是这天夜里,君子看见他家姐姐拖着一个东西从山道上回来了。
那是个人,一个男人,一个栗色长发服饰奇特的异邦男人,一个……被他姐姐揪着后衣领仰面拖在地上的男人。
“姐姐,这人是……”他一向气恼他那心思单纯的姐姐与外人靠得太近,外界人心险恶,姐姐若是受了伤害可如何是好!
“这个啊,是我在路上捡回来的阿狗,我看他一个人兜兜转转又受了重伤,咳,谷里近日多了许多魍魉小君你不是不知道……”面对自家醋坛子弟弟她还是十分心虚的,全程不敢抬头看人。将那人撂到榻上后她大松一口气,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,开始动手剪开衣料处理伤口。
“姐姐……姐姐!他这行头哪里是什么阿猫阿狗……”
“啊小君你先回避一下,这血腥场面你看着不好,安心啦你看他现在像条死狗似的绝不会跳起来咬人的,快去拿点金疮药烧点热水来。”她摆摆手打发走散发着浓浓醋味的某人,埋头为那陌生人疗伤,处理完毕再抬起头时已是深夜。
是夜。
“姐姐,这人绝不能留在谷中。”
淑女正挤了毛巾为那人拭去额上的冷汗。如今凑近一看,五官深刻的俊美脸庞不同于中原人的柔美,特殊的刚劲气质引人一见倾心,手下擦着擦着,人就失了神。
“姐姐!”
“小君。”她放下毛巾转身对着弟弟,一脸严肃,“虽然不知道这人是否善类,但要人看着好端端一个大活人躺在路当中死去也很……”
“……也很差劲。”忽然有人气息微弱的应了句话,淑女吃了一惊回身看去:原本躺在榻上昏迷不醒的人此刻单手支额慢慢的坐了起来,修长的五指错开,指缝间露出一双缓缓睁开的异色双瞳,那瞳中的神色是漠然的,四目相对的瞬间,她仿佛看到有千万只洪荒凶兽的幻影在他眸中奔腾,只消那人一声令下,顷刻间这天下便能为之倾荡!
一道电光在心中炸开,于是在下一秒,她的声音温柔了三分、脸上的笑意暖了四分、姿态动作更是端庄了五分,丢下毛巾将人扶住,“你伤的很重,暂且不要乱动。”
妈耶……请告诉她让她脊背发凉的那束目光不是来源于她弟弟。
“感谢姑娘救命之恩。”从昏迷中醒来,那人低沉的嗓音带着淡淡的鼻音,更显性感,一边说话一边双手合十捧住了她的手,表情温柔且真诚。“大恩大德,永世难忘。”
“……”
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
忍住要飞上天花板的感觉,淑女勉强镇定清了清嗓子,“这……这不算什么……只是你为何出现在这里,绝情谷内设有迷雾阵法,还有许多魍魉,若是不懂阵法误闯入谷,凶多吉少啊。”
“姑娘说凶多吉少……”那人抬起头来,眼中有震惊之色,“我与友人误闯绝情谷,相互约定牠遇到岔路就左转我遇到岔路就右转,如今……咳,咳咳……”那人手按胸口,声音渐渐低了下去。
“不,不会有事的,这几日我在谷内转悠只看到你一人,你的友人想必是早已出谷了吧?”见人模样,不忍之心顿起,连忙安抚。
“是么?那就好。”那人淡淡一笑,眉宇微舒,“在下明教圣火令,不知姑娘如何称呼?”
“淑,淑女剑……”
君子杵在一旁出奇的没有做声,他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心里觉得莫名奇怪。那人明明面带笑意,举止谈吐文雅,可为何那双异色的眸子里——
没有半点暖意。
-
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,这位自称圣火的波斯男人便在绝情谷住了下来,美其名曰养伤,实则……
“淑女姑娘,此处文意我不太理解,可否请你解释一下?”这天下午,君子打水回来就看到那圣火又双叒叕拿着本书凑到姐姐身边了。
“啊,这里是……”
“原来如此,姑娘果真聪慧过人,令人一听便懂。”
淑女微微红了脸,“我刚开始还不知道你不仅中原话说得好,文字功底也很深刻呢。”
“哪里哪里,平日里处理教中事务,多少也学到些知识。”
“圣火一人掌管一个教派,想必很吃力吧?”
“都是些琐事罢了。”圣火笑盈盈的以书卷勾住了面前人儿的下巴尖,“怎值得姑娘挂心……”
“圣火!离姐姐远一点!”君子忍不住撂下了水桶。
“小君,你回来啦。”满脸羞红的淑女赶紧跑过去迎接弟弟,“怎么去了这么久,路上没遇到魍魉吧?”
姐姐,你这表情好像是希望我再晚些回来才好吧?
-
遥远的昆仑山顶,半人高的公务文案中,一个半黑半白的脑袋猛地一抖。
“啊嘁!”
教主与无剑他们相约出游,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?
-
“姐姐,圣火其人虽然看起来和善,实则深不可测,一教之主落难至此他却不急不躁,十分……十分十分可疑啊姐姐!”
今日的淑女一反常态的穿了身淡雅的藕色襦裙,双手交叠于腹端端立在门口,她的视线中,那个谜一般的男人倚着回廊的立柱手持书卷在阳光下看得安逸。
可疑……么?
“小君,姐姐知道,姐姐都知道。”她低低的叹息一声,君子疑惑的看着她,“姐……”
回廊处的人感觉到她的目光,回身投来一笑,她亦回以一笑,笑容中尽显端庄大方。
-
从她遇见这个飘渺的男人并对他一见倾心开始,她就知道,分别之日终至。
可她却不知道这天来的这么快。
她进入绝情谷禁地看到那个人难得一见的慌乱动作时,却镇定的笑了,“幽昙花,这就是你的目的?”
圣火只是一时惊讶,很快便恢复了常态,“听闻幽昙花之美不可方物,却只生长于绝情谷深处。”
“哦?不知阁下要拿这奇花异草去做什么?”淑女盈盈一笑,单手叉腰站在道口。
“鲜花自然是送美人。”圣火弯腰轻轻捞过枝条柔韧的花朵,轻嗅一口,微眯的眼帘下尽显万种风情。
这在淑女看来却格外痛心,“所以你那日并非迷路,而是在四处寻找,所以愈往谷中深入。”
“正是。”弯指一勾,昙花应声而折,“姑娘,我要走了,你待如何?”
他身形一飘就真的要离去,淑女手上反应比脑子反应快多了,还没想好便已出手扣人,圣火抬臂格开人手,淑女翻腕追击依旧将人手臂牢牢钳制住。
不仅如此,二人陷入缠斗后她还用上了扑、踢、撕、咬等诸多“杀招”。在她大喊一声一剑劈烂一座石碑后,圣火大惊失色的被一脚踹翻在地,那女子还一脸风轻云淡的撩了下头发,好似还是那端庄模样。
“果然对于老娘来说淑女什么的都是狗屁!”这才短短几天就漏了馅儿,本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,这是想憋死谁,她再也不要干这种事了。
“姑娘。”人在裙摆下,不得不服软,圣火迅速露出了真诚的表情,“欺骗姑娘是莫大的过错,但在下早已心有所属,中原有句话,强扭的瓜不甜……”
“谁,谁强扭你了!”看人跌躺在地一副担惊受怕的小媳妇样,淑女委委屈屈凄凄楚楚的瘪起了嘴,随后——
“哇——”出乎意料的,她什么都没说,直接蹲到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,往日柔美的姿态瞬间分崩离析,吓得圣火差点一头磕死在地砖上。
“姑,姑娘莫要哭了,在下,在下把这花还给你就是了……”
“哇——你懂什么,我要的不是花!哇——”
“姑娘……”圣火此刻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。白虹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,他倒觉得连五千只还不止……
“你滚啊!看不懂吗?老娘这是失恋了!没见过人失恋时悲痛欲绝的样子么?快滚啊!”
“姑娘你快从地上起来,我这就滚了……”
“姐姐!姐姐!”君子提剑从禁地外跑进来,看到这一幕不知是该一剑劈死圣火令还是一剑劈死他自己。
他居然看到他最爱的姐姐那副样子,不……不活了!
“小君?”淑女立刻擦了擦眼泪从地上爬了起来。“怎么了?”
君子顿时醒悟,“有人闯谷!”
-
看到无剑的那一刻,淑女心下了然。
她确实是那种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女子,输给她,她并不冤。
“这些日子圣火承蒙姑娘照顾了,他这人一向如此,还请姑娘别见怪。”
无剑一番话说得诚恳,她也无话可说,毕竟只相处了几日时光,谷中岁月长,短短几日较之十几年哪里算得了什么。
和无剑汇合后,他的目光便不再在她身上,各式风趣言语层出不穷,引得佳人开怀一笑。
她是知道的,往日里他看她的目光和看小君并没有什么不同,他的姿态作为仅仅是他的个性使然,只有在无剑面前,他才是真的想讨人欢心。
看似多情之人实则无情,因为他的一颗真心永远……只会在一个人身上。
告别了无剑一行人,淑女独自站在谷口目送人马远去,手中那一朵幽昙花被她越捏越紧,最终化为一地齑粉……
-
圣火令百思不得其解。
不知为何,他这一路离开,脑海中却不再是无剑那张纯真无邪的笑颜,尽管嘴上和无剑说笑着,心里却都是她,是她在他重伤之际细心照料的样子,是她故作端庄的样子,或是暴走撒泼的样子,不管什么样子那都是她,满满的……都是……她。
“圣火,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倚天带着讥诮的声音将他惊醒,“还不快去!”
去?圣火低头看了看早已空无一物的手心,万千心绪如各色染料通通混入一个大缸,不断的混合、搅动……
他倏地攥紧五指,一扯缰绳调转马头朝着绝情谷飞驰而去。夕阳下,红袍下摆猎猎翻飞,那是他罕有的拼尽全力想去追逐什么的样子。
“去?”屠龙一时之间完全摸不着头脑,“他不是刚归队么?要去哪儿?”
“他啊……”迎着微风,无剑偏头轻笑,“自然是去找他的幸运女神啊。”
-
于此同时,遥远的昆仑山顶,一人高的公务文案中,一个半黑半白的脑袋再次猛地一抖。
“啊嘁!”
妈耶!教主怎么还不回来!
-
-
-
屠龙:幽昙花到底是用来干嘛的?
倚天:emmm……大概是给无剑开花用的?
金铃索:呵,直男。

少女们(P1)

#怎么说吧高三党所以来随便写写?…好像没什么因果关系233#
#这里小辰#
#尝试一下吧(❁´◡`❁)*✲゚*#

说实话…和她的第一次正式见面是非常不好的一段回忆………
那是高一的时候,忘记是下学期还是上学期了,但我记得那天下小雨,广播站广播了不用上操的消息,就是早上下了第三节课,要出去做操的那段时间。女生的卫生间总是人满为患这点大家应该都知道,当我上完厕所提裙子的时候,她就“咔”的一声用电话卡刷开了我那间小卫生间的门(门是那种在里面拧一下就锁住的,所以把卡放到门缝里往下一刷就能打开)。
一瞬间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…
“喂,妹子你快点,上完就快出来,啧没看见很多人都在等这么?…诶你那颜文字的内裤挺可爱的啊。”
卫生间一下子安静了。
我眼眶都湿了,赶紧提起裙子,红着耳朵就跑了出去,冲出去的时候不小心撞了她一下,才发现她至少有一米七五的个子…对于我这种一辈子摸不到165线的人来说,真是感觉她存在于另一个世界啊…
回教室以后我平静了下心情,第一反应却是幸亏她刷开的不是左边那扇门,我听到左边那间是班里那个有些混的女生在给她的男朋友打电话,像那种性格的人,也许她们都能当场打起来吧……
我把脸埋进胳膊肘里,趴在桌子上,还是脸上发热,毕竟…
谁知道第二天,我刚走进校门,就又碰见她了。
“嘿妹子!还记得我么,昨天刷你们的那个!颜文字挺萌啊!交个朋友吧?”她一脸灿烂,自信满满的,脑袋后面的马尾辫一跳一跳,阳光的率直的我不敢去看…她对我说交朋友……
“…谢谢…好吧……”对于我这种不太擅长和别人交流更别说拒绝别人的人……就这么微妙的答应了。
也许她能让我更开朗一点?也许是个好事儿?…听着她一路的啰嗦一起走向教学楼,第一次有这种感觉,自己沉寂的小世界被一丝暖光打破了,带来了一点,希望的光。

我要我们在一起

#啊啊啊啊少女心x的我第一次来试试…其实这不是我!#

#其实这是一年前的产物了…然而昨天看到了又改了改所幸放上来,架空,轻喷#

#然而男主的病连我都说不清(捂脸,一种嗜睡的病?其实最后是睡死的x#

#最后声明,BE,慎入#

我要我们在一起
「Alone」
"嗯,我知道了。没事儿。下午的飞机。嗯。就要回去了。那就先这样吧。嗯。再见。"
这里还有什么忘带的东西么?...她站在门口,回身环顾着整个白色的屋子,最终目光落了在那个电视柜上的相框------怎么能忘了他......
"碰!"
门关上的瞬间,阳光从格子窗射进来,照得那些平时看不见的灰尘,格外清晰,它们慢慢的飘着,上下浮动。电视柜上依旧摆着那个简易的白色相框,但里面的那张照片却被人拿走,只留下一片被擦拭的异常干净的玻璃板……

「The world」
(0)
车停在了一座房子前。
"这里还挺大的嘛~"我笑着对他说,他也微笑着点点头回应,只是脸色有些苍白------
"你不会又晕车没和我说吧!"
"这种小事儿和你说干嘛?"
"别逞强了病人!"
"......"
我以胜利的姿势双手环胸看着他,他却沉默了...
"走吧,进去吧。"我拉开门。
"嗯。"他慢慢走进去。

(1)
白色,一切都是白色的。
这个屋子,几乎到处都是软乎乎的沙发啊...真幸福~
"我说你......"我把行李箱放下,转过身对他张嘴,但却发现他睡着了...病情严重了么......我低下头,默默的收拾着行李。
直到夕阳透过厨房的玻璃,慵懒的打在厨柜的白瓷餐具上,我把晾干的最后一个碗放回去的时候,他才慢慢的从门口的沙发上爬起来。
"想吃什么?"我擦擦手走到他身边。
"都好~是你做的就好~"
"啊好恶心!你没睡醒么?别撒娇啊!!我鸡皮疙瘩起一身的!"
他愣了一下,无奈的却依旧都我玩一样的露出很委屈的表情,我笑着摸了摸他的鼻尖:"开玩笑的~那就最简单的燕麦粥咯~"
"嗯。"他笑了。
我总是忘不了他的那个微笑,就是那天逆着夕阳的微笑。他笑起来很好看。真的。让人无法忘记。就像在那一瞬间最美好的东西都会聚在一起,柔和的呈现在他的脸上,温和的、干净的、清澈的。

(2)
我坐在医院走廊里的长椅上,手指不自然的拽着上衣的下摆,绞着。
他从就诊室出来了。
"怎么样?还稳定?"我夺过他的化验单,仔细的看着各项指标,还好,一切都是好转的趋势,还好…
他摸了摸我的头,有着些许安慰的情绪:"好不容易来了巴黎,你不是一直想去埃菲尔塔么?"我抬起头,看着他,他温柔的眼神让我沉溺其中。

尽管不是塔尖,但是仍然可以看到时尚都市的风景,每一条街道,每一个店铺,每一只路灯,都弥漫着法国特有的浪漫气息。其实少女对情绪的感触都会很强烈吧...看到这样的景色,体会到这样的情愫,心里会升起某种感情。
"我们在一起吧。"我突然抬起头。
"嗯。"他看着远方。
"......"
"我们一直都在一起的。"他回过头,伸手摸着我的头发,微微的笑着。
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出来了,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的,灯光慢慢的变成一团一团的光团,只有他的脸,他的笑,清晰的印入我的眼睛。

(3)
医院里。
是消毒水的味道。
是我最讨厌的味道。
和家里一样,这里也都是白色的。墙壁,灯光,医生,病床。
我记得他也讨厌消毒水吧...
"有好好的听医生的话么?"我把保温桶放到病床前的白铁皮柜上。
"你只是回家做了燕麦粥而已,能出什么事啊...太多心了吧......"他无奈的对着我过于关心的语气回应着。
"那也过了好长时间吧!"我把勺子拿到他的手边,支起了床边的便携餐桌。
"嗯嗯,都有好好的遵循,放心吧。"他低头默默的喝着粥。
"嗯..."
病房不大,他躺在病床上看书,我把剩下的燕麦粥放在床边的柜子上,希望它可以稍微盖过一点消毒水的味道。
......
天黑了,我走到窗台跟前,把开着小缝的窗户闭紧,关上。用窗帘把窗外的黑色隔开......
"我们...要不要在一起......"从病床上传来的,飘渺的声音。
"你在瞎说什么啊,我们一直在一起啊!..."我的回答少了些底气,也许是他说的太突然,也许是...真的不敢肯定......
沉默。
"我去洗碗了你先休息吧..."看他的时候,他已经睡着了。我把他手中的书放在床边,悄悄地走出去。关上门。
医院的墙壁好冷啊...我靠着墙,默默的想着。
……
我们,就像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一样的,开心的,甜蜜的,度过了一段时间。他依旧笑的那么令人安心,我却忍不住想要落泪。
直到,总是要来到的那天。

(0)
怎么会…这么快……
不可能吧......
笨蛋...你起来啊......刚才是谁让我去煮燕麦粥的......我不敢相信的望着眼前的他---没有平静的笑容,没有血色,没有气息。有的只是刺耳的,心脏仪的声音。
“滴———”的声音。
开什么玩笑...你只是爱睡觉对吧?...快醒过来啊,你还要喝热的燕麦粥呢......
我把粥放在床边,伸手去摸他的脸,凉的,凉得我的手都在颤抖。喂,你的微笑呢...
被单上有黄豆般大小的泪渍晕开,从一滴,到一片......

「"我想喝燕麦粥..."
"好,我去做。不要睡着啊,等着我回来..."
"嗯。"
等着我回来......」

别走......别走啊.........

「Alone」
"要走了么?"隔壁的婆婆拄着拐杖从对门走了出来。
"嗯,要回国了呢。"她笑着和邻居道别。
"一路平安啊,小姑娘。”婆婆笑了笑,和她挥了挥手。
她点点头,拉着行李箱向远处走去。

「 "你想要什么?看看我能不能实现~"
"可以么?"
"当然!我是谁!"
"那...我要我们在一起!一直在一起!!"
"嗯!没问题!" 」

「After」
后来,她回国了。
她说他们要在一起。
她总是这么说。

---The End---


学校的最后一天,
头顶美的不能看
沉降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